Spacer
2021.03.07

Ethiopia

衣索比亞這個國家

衣索比亞是一個位於東非中心地帶的國家,四面不環海,鄰國的吉布地是它的對外港口。衣索比亞是咖啡的發源地,「牧羊人卡爾迪」的傳說廣為人知。此外,它不僅是世界上最早的獨立國家,也有一說是人類起源之地。衣索比亞也是非洲唯一沒有被殖民過的國家,人民也以此為傲。近年來,因為中國等海外資金的流入,陸續有了當地的高速公路、連結阿迪斯阿貝巴和吉布地的商用鐵路以及高樓大廈等建設。另一方面,人民的生活卻依舊純樸,咖啡產區都還是用竹子和土牆所建造的傳統圓形土屋。

Spacer

若要以一句話形容衣索比亞,那就是優雅。人們穿著適合自己的、色彩鮮豔的衣服,住家也隨時保持地乾淨整潔,讓人感受到每個人高雅的生活方式,每次走訪衣索比亞都會震懾於這樣的美麗風景。

Spacer

衣索比亞的咖啡生產

衣索比亞的土壤和氣候最適合咖啡的生長,因此幾乎不需要修剪或化學肥料,大約有90%都是有機栽培。開車進入耶加雪菲的山中,就會被種植著咖啡、香蕉以及酪梨的森林圍繞。

在樹木間可以隱約可見土牆或鐵皮所建的質樸民宅,你幾乎看不太到用柵欄分隔的農園,森林與庭院沒有明確的界線,咖啡樹就這樣融入在他們的生活中。這樣的產地其實非常稀有,全世界的人都渴望達成的品質,不經人為照顧就自然地在那裡生長,我們就像是接受著大自然分享給我們的恩典一樣。

Spacer

衣索比亞的咖啡產地約可分成四大類。

森林咖啡(約為總產量的10%)
在森林裡自然生長的野生咖啡,是最傳統的產地,但因為生產效率低,後來逐漸轉移至半森林或庭園種植咖啡。JICA則是在2003年起致力於保護森林咖啡活動。

半森林咖啡(約為總產量的35%)
定期做維護修整的野生咖啡樹林,修剪雜草、調整日照量進行採伐等等。有固定的地主。

庭園種植咖啡(約為總產量的50%)
在農民的後山或庭院以人工栽培的咖啡,多和香蕉或酪梨一起種植,採收後會送至精製廠或農業合作組織等地方換取現金。

種植園咖啡(約為總產量的5%)
民營或國營的大規模咖啡農園,也稱作莊園咖啡。包辦了從生產到出口,並栽培特定品種、或利用科技技術提升生產效率與品質。只要有莊園名稱的衣索比亞咖啡都屬於這一類,例如知名的藝伎(瑰夏)村莊園。

參考資料:EtBuna

Spacer
Spacer

衣索比亞的咖啡流通

我們首先來回顧一下衣索比亞咖啡流通的歷史與現狀。

咖啡和小麥及玉米等作物一樣都是大宗物資(commodity,商品價值都相同的商品),以期貨的方式進行交易。期貨交易簡單來說,就是在實際的商品準備好之前,事先決定未來的價格。對買方來說是一種防止價格上漲的風險管理,對賣方來說也可以確保將來的收入。投資人會把資金投放在有機會漲價的商品趁機獲利,阿拉比卡咖啡在紐約洲際交易所,羅布斯塔咖啡則是在歐洲洲際交易所進行期貨交易。

阿拉比卡咖啡的期貨交易種類主要分為以下三種:

・Colombian Milds (哥倫比亞、肯亞、坦尚尼亞的水洗咖啡豆)
・Other Milds(其他生產國的水洗咖啡豆)
・Brazilian Naturals(巴西及衣索比亞等國的日曬咖啡豆)

國際價格(C-market price)的變動主要是來自供需之間的平衡,若國際價格激烈變動,將會影響生產者過著不穩定的生活。1962年國際咖啡組織(ICO: International Coffee Organization)制定了國際咖啡協定(ICA: International Coffee Agreement),限制咖啡的流通量以維持供需平衡,企圖穩定價格(出口配額制)。然而因為生產國及消費國的不滿,以及美國退出ICO,在1989年取消了輸出配額制。

Spacer

在取消輸出配額制後,咖啡的消費量逐年增加,作為投資商品的熱潮絲毫不減,因而造成咖啡的國際價格劇烈變動。此外,最大生產國巴西的產量和經濟也大幅影響了國際價格。2019年國際價格大跌,使得生產價格比國際價格還要便宜的原因就在巴西的豐收、以及黑奧貶值(巴西的貨幣貶值)。

衣索比亞的生產量僅佔全世界的5%,對國際價格影響不大,但卻因為採用期貨交易,使得生產者被價格擺佈。衣索比亞針對這樣的狀況祭出了幾種解決方式。

Spacer

1999年設立的OCFCU(Oromia Coffee Farmers Cooperative Union,奧羅米亞咖啡農民合作社)不僅取得公平交易、有機栽培和雨林聯盟等認證,同時也取得奧羅米亞州的認證並成功在國際上流通。營業額毛利的70%會回饋給當地合作社(Primary Cooperatives),而OCFCU則會派遣講師至當地合作社,教授他們顧及永續發展的生產方式。OCFCU的一連串成果也拍攝成一部名為《咖非正義》(Black Gold)的電影,引起了廣大關注。

Spacer

在此之後,2008年成立了伊索比亞商品交易所(ECX: Ethiopia Commodity Exchange),ECX為衣索比亞政府和民間企業共同合作,除了咖啡以外也管理芝麻、玉米等作物。以往咖啡生產者無從得知市場價格,去市場販賣櫻桃時沒有議價的餘地,也無法判斷品質。因此ECX介入改善了這樣的狀況。

Spacer

ECX與生產者分享市場價格,每個人都可以在 ECX 網站、交易所的電子佈告欄、SMS 和電話(免費電話)上獲得有關市場價格的資訊。他們將咖啡分為九個主要產區,分級為如耶加雪菲 G1 和西達摩 G2。農民合作社和莊園咖啡(民間企業或國有的莊園)以外的咖啡,都有接受ECX認定產地及分級的義務,並藉由競標的方式交易。然而值得注意的是,ECX是為了當時佔比96%的商業咖啡所出現的機制,並不著眼於精品咖啡的流通。因為ECX的規定,在衣索比亞流通的咖啡只有產地名和等級資訊,對會和特定精製廠直接貿易的進口業者來說,可追溯性的資訊反而變得不夠透明,以往保持的信賴關係或投資也變得毫無意義。

Spacer

2009年ECX和SCAA(現在的SCA)達成協議,針對精品咖啡業界做出妥協,導入Q-Grader品質評鑑制度。而後ECX在2017年放寬限制,在制度上允許個人和中小企業取得出口許可證,可進行直接貿易。因此在2017年以後,供應商及生產者亦可作為出口商,可以說是衣索比亞的直接貿易元年。2020年衣索比亞舉辦了首屆卓越杯咖啡競賽(Cup of Excellence),更是進一步印證了這一點。

Spacer

衣索比亞的咖啡出口商是 Moplaco 和 Wete Ambela Coffee。Moplaco是一家歷史悠久的咖啡公司,經歷過國際價格動亂的時代,有著從精品咖啡誕生到現在的歷史和經驗;Wete Ambela Coffee則是在2018年創立的新創企業,有著開拓新時代的企圖心。深入瞭解這兩間公司的背景,就等於是概觀衣索比亞咖啡的歷史。在了解咖啡的同時,也請一起體驗其歷史背景的轉折點。

Spacer
Find Roasters!

寻找您附近的烘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