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 Jaguar José Armando Martínez

José Armando Martínez

El Jaguar

渴望獲得公允的評價

José Armando Martínez在薩爾瓦多的查拉特南戈地區,經營著4公頃的農園。扣除掉實驗栽培的部分,他所生產的品種約莫95%為帕卡瑪拉(Pacamara)。目前年約56歲,過去為職業軍人的Martínez,是在40歲中旬時從零開始從事這份工作。他的理念,或許可以用「質重於量」這句話來表現。

「在農園內,我總是會刻意不搭車走上1個小時,有時施肥時,則是會騎著馬匹移動。栽種時雖然花費許多精力,不過當杯測證實品質優良時,又或者是自己的咖啡能被送到海外時的喜悅之情,真的是溢於言表。」

農園幾乎不使用化學肥料和除草劑,也是因為他非常重視「質重於量」的緣故。雜草全都是雇人徒手或是使用一種叫做machete的刀子鏟草,因此人事費也不容小覷。每年會有2~3次,以1天10美金的報酬雇用5名勞工,1次的僱用期間約莫15天。

「這是在生產過程中,成本最高的部分。不過儘管如此,我也沒有打算要使用除草劑。雖然成本能夠降低,但卻會使品質低落、產量減少。除此之外,還會對樹木帶來傷害,因此以長遠的目光來看,使用除草劑無法招來好的結果。實際上,我也曾聽大量使用除草劑的人提到過:『這樣的影響會造成咖啡樹無法結成果實。』」

Martínez在葉鏽病的預防工作上,也十分仔細小心。帕卡瑪拉(Pacamara)是個非常容易感染的品種,2021年雖然進行了2次的除菌作業,還是有一部分的樹染病。約莫1.5公頃的農園完全無法收成咖啡。因為葉鏽病而變得虛弱的樹木,會在強風的影響下使得葉片掉落,造成樹木無法生產。Martínez吸取了這樣的前車之鑑,計畫於2022年執行3次的除菌作業。

Martínez在辭去軍隊工作時,已經年約40歲中旬。以這樣的年紀而言,轉換跑道確實有些不易,而且他也沒有什麼能夠在企業發揮的經驗和技能。因此Martínez冷靜地審視自己,得出了「從事自營業」這項必然的結果。

Spacer

Martínez的嶄新人生,是自相識的咖啡生產者索取帕卡瑪拉(Pacamara)的種子,並將其播撒於空地時開始的。而咖啡生產的相關知識,也是向該位生產者學習而來。他購買了4公頃的土地。一開始先於1公頃面積開始栽種,每隔1年再多增加1公頃的栽種面積。

過去一直描繪著「希望能更擴展農園」願景的Martínez,如今已經成就了種植著500棵咖啡樹的土地和種子。

「養家糊口,成了工作的原動力。我希望兒子能夠上大學,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他可以到國外學習感興趣的事物。為了兒子,我必須要努力賺錢。

不過令我感到不甘心的是,生產者的犧牲和努力無法被看見。在這個業界,只想著自身利益的人不在少數。從以前就是如此,生產者獲得的利潤總是少之又少,這點我真的是無法認同。

在國外一杯咖啡的售價是多少,我是知道的。就連不是從事生產工作的仲介業者,都可以獲得比生產者還多的利潤。近期肥料等原物料的費用高漲,生產成本也提高許多,農園的營運可以說是受到壓迫的一方。

總而言之,希望客人能夠給予公允的評價,支付對等的報酬。這就是我的心願。」

Spacer
Find Roasters!

寻找您附近的烘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