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o – Caffè Specialty Dario Fociani

Faro - Caffè Specialty

Dario Fociani

「我們定能重新找回連結」咖啡所帶來的城市變革

2017年於義大利・羅馬開幕的咖啡廳Faro,不只銷售精品咖啡,還有提供店家自製的食物、麵包及甜點,是一間能夠全方位享受「美食」的咖啡餐廳。

來自於羅馬的Dario Fociani,與2位能夠互道倫理觀以及政治觀的友人一起創立了Faro。Dario於大學畢業之後,曾在墨爾本、倫敦、柏林等有名的精品咖啡廳待了6年,並在30歲那年回到了故鄉。目前,他在負責管理行銷業務的同時,亦於Faro的姐妹烘焙所Aliena擔任首席烘焙師。

究竟對Dario而言,在羅馬做生意以及生活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透過本次訪談,我們更加接近了他的真實想法。

只要高舉旗幟,便能號召人群

在販賣精品咖啡的咖啡廳中,像Faro這樣食物及甜點菜單豐富的店,並不是那麼多見。在Faro裡,有專屬主廚構思菜單,讓客人每天都可以在「今日午餐」的菜單中,看到新的菜色。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只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而已。除了咖啡外,我們也喜歡構思餐點和甜點。咖啡就像是店裡的招牌。不過對我們而言,光只有咖啡的話,可能會有厭倦的時候,就經營而言,也沒有辦法只靠咖啡存活下去。也就是說趣味性和事業性,二者我們都希望能夠兼顧。

好的咖啡廳,會聚集許多出色的人們。我非常喜歡我們咖啡廳所創造出來的像是熔爐般的氛圍。在Faro,從攜家帶眷的沙烏地阿拉伯富裕家庭到觀光客,各式各樣的人都會來到這裡。和好的餐廳不同,好咖啡廳不會去選擇來店的客人。因此就算是沒有什麼錢的學生也能進到咖啡廳。」

Faro在給人一股親切、溫暖印象的網頁設計上,展現出了他們的想法。另一方面,自他們所打出的「可追溯性、永續性、(職人技法)的手工沖煮」哲學中,可以看到他們堅定的信念。

「以商業、工業的方法製成的廉價商品,將可能造成投入生產的相關人士無法獲得充足報酬的風險。為了建構出良好的系統,必須以倫理並且正確的方式去進行安排。我們除了希望在義大利語中代表著「燈台」意思的Faro能夠成為讓客人安心來訪的場所之外,還能夠照亮許多咖啡中不是那麼透明的部分。

像這樣高舉旗幟的話,便能吸引擁有相似想法的人們。不過當抱持著不同想法的人來到這裡時,或許就會感到格格不入而離去。有時候,從墨爾本來到Faro的客人會告訴我們:『感覺就像是身在墨爾本。』每當聽到客人這樣的評價時,便會令人感到十分欣慰。

Faro雖然位於羅馬,不過這裡並不是為了羅馬人而開的店。人們不見得會對於對方來自哪個地方或是國家而感到共鳴,不過卻會因為彼此的價值觀及哲學而感受到強烈連結。我們希望Faro在對於擁有美麗、悠長歷史的羅馬這座城市表示敬意的同時,能夠成為一個讓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們相聚的地方。其實我自己本身,也不太覺得自己是羅馬人。」

Spacer

沒有任何地方能夠超越故鄉

Dario離開羅馬,是在2010年、23歲的時候。2009年大學畢業那年,在金融風暴的影響下,世界經濟面臨了相當大的危機。或許那樣的危機也對社會情勢造成了影響,找不到理想的工作也是當初Dario離開羅馬的其中一個理由。

「義大利就不好的層面來看,是一個既傳統又保守的地方,絲毫沒什麼文化娛樂可言。由於羅馬是個擁有將近300萬人口的大都市,因此也會有許多令人感到壓力的時候。於是那時在我心中,產生了自己總有一天也終將必須離開這個國家,不想再留在這裡的想法。」

Dario從小就喜歡旅行,他不喜歡每天日復一日的單調生活。擁有這樣性格的Dario,對於在其他國家生活沒有絲毫的抗拒。會選擇澳洲的墨爾本,是因為那裡「距離義大利很遠」的緣故。

「如果是墨爾本的話,到義大利要花上24個小時的飛行時間,這麼一來就沒有辦法輕易地回到義大利。也不得不去直視並且面對問題。」

Dario在2010年打工度假時,墨爾本的咖啡文化正值以驚人速度成長的時期。實際上,他所住的聖科達地區也有著許多的咖啡廳。因此當時在餐廳工作的Dario會受到咖啡廳吸引,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

「有一間咖啡廳的烘焙師在親切地向我說明的同時,一邊沖煮著哥斯大黎加咖啡,那樣的滋味對我來說,是個十分新鮮的體驗。既不苦澀又帶著舒服的酸味,也不需要砂糖。完全顛覆了我對『咖啡很苦』的既有概念。

烘焙師優越的拉花技術,也是讓我感動的理由之一。除此之外,如果是在白天營業的咖啡廳任職的話,就能脫離在凌晨3~4點回家的夜歸生活。在各式各樣的因素考量下,最後我選擇在咖啡廳工作。」

當初他原先只計畫在墨爾本待6個月,然而最後卻停留了2年。而會從墨爾本搬到倫敦,是因為「墨爾本離義大利實在是太遠了」的緣故。對於生活在一年只能返鄉1次的墨爾本而感到滿滿鄉愁的Dario而言,單程只需要2個小時的倫敦,是個剛剛好的距離。

在那之後,Dario於倫敦和柏林各自生活了2年左右,並且在銷售精品咖啡的知名咖啡廳累積了經驗,而他再次回到羅馬,是在2016年的事了。

「因為我和故鄉有著強烈的連結,那裡是我的容身之處,另一方面,父母的年紀也漸漸大了,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守在他們的身邊。另外還有一個理由,就是我已經不想再過著說其他國家語言的生活了。我用英語生活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不過我意識到自己還是在說義大利語時,才是活的最像自己的時候。

就商業方面而言,由於羅馬沒有任何一間提供精品咖啡的咖啡廳,因此我們確實是有一個成為市場先鋒的絕佳機會。如果當初那些條件沒有匯集的話,或許我就會選擇別條路了。」

Spacer

品質會道出真實

在國外的時候就醞釀著開店構想的Dario,是在2017年時和2位友人一同創立了Faro。在離開義大利的6年間,國內市場所面臨的巨大變化,剛好成了一股順勢推波的助力。

「以前從未想像過,大家對於像精釀啤酒和天然葡萄酒、職人的手作麵包等品質好的食物的理解,會變得普及。只要一旦熟悉這樣的食物,或許便能更加容易理解精品咖啡不同於一般飲品之處。

品質,會說真話。先不論對新事物感到抗拒的人,有更多的人只要接觸到品質好的產品,便能察覺到那項商品的優點。畢竟人生是依據經驗,才打造得出形狀。

在1990和2000年代的世界,食物都是工業製品。不曉得在哪裡、又是怎麼樣生產的食品,大量地被陳列在超市裡頭。而現在,則是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許多的人開始將目光轉向農業及真正的商品。

那些無法靠頭腦去理解,而是需要用身心去感受。我自己本身即便喝天然葡萄酒喝到爛醉,隔天早上醒來依然十分神清氣爽。身體會歡迎好的物質。喝精品咖啡也是相同的道理。舌頭會告訴我們,什麼是更好的體驗。

視覺、味覺、聽覺……。這些與腦袋連結的感覺,就是最實際的過濾器。不僅限於好的食物,還有好的音樂、好的書、好的朋友等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會帶給我們美好的感覺。相反地,倘若身旁淨是壞朋友或壞人環繞、吃到不好的食物的話,那麼便是無知的證據。如果有辦法判別什麼是好、什麼是壞的話,或許就能打造出更美好的世界。

然而可惜的是,世界是由影響力大的存在所打造而出的。在不論做什麼都是以經濟為優先考量的資本主義社會中,擁有最大影響力的就是所謂的大企業。包含義大利在內,90%出現於市場上的商品都品質不佳。

我們經常與這些大企業在食物、音樂、藝術等領域上為世界帶來的不好影響,進行著抗戰。選擇為了賺錢而被製造出來的產物,就等於是意味著要放棄文化產物這個選項,我認為這與捨棄自我特質沒什麼兩樣。

因此,即便是再細微的小事,只要是能夠做的事,我們都盡可能地自己去進行,並且希望能夠幫助他人。只要有更多的人去追求好的品質,或許就能發現更多的真實。」

Spacer

我們並不孤獨

Faro=除了燈台的意思之外,還包含著「成為他人希望之光」的涵意。

「當周邊沒有與自己相像的人存在時,人們會感受到壓力並且容易受孤獨所苦。這樣一來,可能全部都會轉向壞的方向發展。我們希望傳遞的是『你不是一個人』的想法。」

而那樣的過程,正是Dario自身曾經走過的路。隨著年紀增長,和兒時玩伴的想法以及感到興趣的內容便會逐漸分歧,無法分享的心事也會逐漸增加。在那裡誕生的孤獨感,也是促使他離開羅馬的理由之一。

對於容易受到周遭環境影響的Dario而言,在「巨大都市倫敦」的日復一日苦難生活,更是助長了那份孤獨之感。

在物價高的國度裡,要用少少的薪水維持生計,已經不是那麼寬裕了。再加上當地的天氣,大部分的時候都是烏雲密佈。而日照時間短暫的倫敦冬日氣候,就這樣擺佈著Dario的心。就像是被天空玩弄在掌心般,每逢陰天或雨天時心情就會變得低迷,天氣晴朗時心情就會變得亢奮。那樣的波動非常激烈,甚至有時會像是在坐雲霄飛車般,反覆出現突然上上下下的狀況。然而只要一出現不適應的感覺,安穩平靜的生活便會漸行漸遠。

能夠擺脫那樣狀況的秘訣,就是離開倫敦。為了保護自己的內心,Dario在移居德國柏林時,並未搭乘飛機,而是選擇搭火車,為的就是讓身體能夠漸漸地習慣環境的變化。

「雖然在倫敦時有一些不愉快的回憶,不過我學習到很多。雖然未必愉快,不過那裡就像是一個提升自我的健身房。

當然羅馬也是一個大都市,待在羅馬時,有時也會感到悲傷。不過即便如此,能夠維持在這樣的一個均衡狀態,是因為這座城市是我的根源,同時也是一個令我感到舒服的“小小世界”。

多虧創立了這份事業,因此我得以結識其他餐廳的老闆以及眾多擁有相同價值觀的友人,這些都是我珍貴的財產。正因為在人生中會品味到許多孤獨的滋味,因此和好的人們一同相處時,便能深刻地實際感受到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自己無法成為自己以外的人。對於從幼時就陷入一種對強迫觀念感到恐懼的Dario而言,人生是經常填補自己所欠缺之物的“磨練場所”,也是探求真實的一趟“旅程”。對於沒有容身之處,成為人生迷途羔羊的Dario而言,從事具體表現自己的價值觀及哲學的事業,就是為了獲得均衡人生所不可或缺的步驟。

「創業後的2年,雖然看不見未來,不安定的狀態也依舊持續不斷,不過對於成功跨越新型冠狀肺炎的疫情,我稍微獲得了一些自信。目前我的內心之所以能夠獲得安穩,或許是因為我自身,已經做好接受所有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事物的心理準備。當然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因此每當有需要時,我1天會留20分的時間閉目養神。

容易被小事影響、情緒受到波動的我,到目前為止,或許已經徹底地迷失了自我。在這個廣闊無垠、擁有悠久歷史的世上,自己能做的事非常有限。而自己充其量,不過就是描繪著宏大故事的一本厚書中,宛如一個小句點般的存在。正因如此,「集中於真正重要的事物,其他的就順其自然」這樣的想法,幫助我從“重負”中解放出來。

Faro創立以來,今年迎接了第6個年頭,不過還有90%的義大利人不是太了解精品咖啡。為了能讓更多的人理解那樣的概念,所以我的目標是以良知消費的方式,使得Faro與Aliena能夠更加豐碩並且健全地成長。我們能為社會帶來的影響仍非常小,然而目前這樣的程度對我而言已經足夠。我對於自己的人生感到幸福,那樣的狀態也會投影至自己身處的世界。」

Spacer

打破習慣,得以使人進化

義大利改變了很多,而我也和從前有所不同了。Dario雖然如此回顧過去,然而實際上羅馬這座「有如叢林(弱肉強食)般的城市」之現狀,還是離理想差了一大步。

「存在著許多憤世忌俗及個人主義者的羅馬,是個難以生存的社會。如果大家只顧著自己,那麼便會變得沒有人願意對心靈受創或懷抱著問題的人伸出援手。人們將會被分為贏家和輸家,整個社會也會更加走向弱肉強食一途。

不過這並非代表羅馬人各個是壞人,而是由於管理使然。羅馬是個擁有2500年歷史的巨大都市,無法一一打造生活必須的基礎建設,也是家常便飯。

例如,在羅馬有3條地下鐵運行,著實稱不上機能方便。雖然也有要建造新地下鐵的計畫,不過一開挖地面,便會馬上發現遺跡,每次遇到這樣的狀況,工程就必須中斷,所以遲遲無法有所進展。因此很多人還是會選擇開車,導致塞車現象持續不斷。此外,能夠確保自己獨立空間的車子,更加速了個人主義的產生。在羅馬,溝通顯然是不足的。

因此我希望透過我們的事業,重新找回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並且破壞促使羅馬僵質化的習慣。因為我認為,這是最能夠使市場及人類進化的最佳方式。」

而支持著Dario的,便是生活在墨爾本和柏林這些大都市時的記憶。

「在柏林,包含地下鐵的車廂廣告,在所有的地方都能看得到『珍愛柏林,尊重彼此』的標語。198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持續了40年的東西分裂,所以當柏林圍牆崩毀時,人們肯定在內心深處是渴望重新找回連結的。我待在柏林,是2015年左右的事了,可想而知現在的狀況應與當初有所不同。不過,戰爭的影響勢必還是深深地植入了人們的心靈深處。

而墨爾本的部分,是個只有約莫150年、歷史尚淺的都市,墨爾本中歷史最悠久的建築對於羅馬來説,都還算上是最新的建築物。雖然沒有傳統及歷史,不過卻容易打造出適合人們居住的城市。不管是哪個城市,只要走在街道上都會產生融入該社區的感覺。

我認為『人類有50%是受到遺傳基因影響,而剩下的50%是由習慣所養成』。社會只要越是逼近叢林化,習慣就會產生改變,就不好的層面來說,人類的行為表現就會變得更加趨近於動物。彼此相互連結,才是人們應有的姿態。」

Dario雖然提到:「不太覺得自己是羅馬人。」不過,過去曾感到孤獨及失望而刻意拉開距離的羅馬,是個就算想遠離也遠離不了的地方。

在Dario的眼中,或許看得見家人與生長的土地,以及該歷史與文化間的“永恆連結”。正因如此,他才能夠原封不動地接受羅馬這座城市,並且選擇了要將世界變得更好的生活方式。

撰文:中道 達也
照片:Carola Blondelli

MY FAVORITE COFFEE讓人生更加精彩的「我的一杯」

我很喜歡跟夥伴們一起喝酒,不過喝太多的話,隔天早上就會宿醉,導致狀況不佳。那種時候我最喜歡的,就是在Faro喝的濾掛咖啡。不但會為我帶來能量,又能溫暖我的肚子。那樣有益於身心的感覺,真的是再棒不過了。

Spacer
Find Roasters!

寻找您附近的烘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