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Hippo Coffee Joshua Tarlo

Kiss the Hippo Coffee

Joshua Tarlo

作為當事人來面對氣候變化,抱持著相同信念以改變未來

Kiss the Hippo Coffee於2018年在倫敦里奇蒙成立,是第一家被第三方機構認證為負碳排企業的咖啡公司。我們訪問了在這產業約有 20 年經驗的Joshua Tarlo,他以「實現更具有永續發展性、且更公平的咖啡產業」為目標,經營管理著公司的咖啡部門。同時,他也是英國咖啡師大賽冠軍。

不是碳中和,而是負碳排

親吻河馬——乍聽之下令人毫無頭緒的公司名,其實隱藏了創始人的理念:想要建立一間友善環境的咖啡公司。

「創始人似乎是以俏皮的方式表現出敬愛大自然的心情。如果沒有說明的話,就沒有人知道我們是以河馬標誌來作為大自然的象徵。正因為如此,這也常常成為我們和客人對話的契機。」

Kiss the Hippo現在在尼泊爾以碳補償為目的進行植樹活動,因計算出商品、包裝以及運送過程中造成的碳足跡,在2021年受到瑞士NPO組織「On A Mission」的負碳排認證。

「永續發展是我們Kiss the Hippo的核心精神,也是我們的願景。當我們此刻生活在這樣的世界,這顯然是我們必須致力解決的一個重要課題。

我不知道為什麼其他公司不做相同的事。此刻我們正面臨著氣候變遷的危機,許多赤道附近栽種著咖啡的地區可能會在50~100年後變得無法居住。因此如果想要創造一個有咖啡的未來,就需要從根本開始改變做生意和生活的方式。

不僅是咖啡,盡可能在各個領域中都要想著永續發展,才是我們對未來的責任。我認為世界上所有的公司,此時此刻都應該致力於永續發展。

有很多人都誤以為改用100%再生能源很困難,但其實在英國是相對簡單的。購買可回收再利用的包裝材料、或是使用碳補償運送也非常容易,難度甚至是越來越低。

我們重視的不是碳中和,而是達到負碳排。讓以往沒有從化石燃料中受益的國家或地區,也能夠提高人民的生活水準並獲得經濟的穩定與發展。因此,我認為像英國這樣從化石燃料中受益匪淺的國家更應該積極致力於負碳排才對。

話雖如此,至今即使人們想要將負碳排的習慣納入生活中,實際上卻很少有這樣的選項。因此,我們的目標就是創造出讓每個人都能夠更輕易接觸這種咖啡的環境。」

Spacer

製造雀躍是我們的工作

當然,光只有熱情無法實現這樣的理念和願景。Kiss the Hippo不僅有除了Joshua以外的英國咖啡師大賽冠軍,最近兩年的咖啡師冠軍更是使用了Kiss the Hippo的咖啡而獲勝。正因為同時兼顧理念與品質,才讓他們獲得大家的支持吧。

「現在好喝的咖啡隨處可見。我在2014年剛來英國的時候,從倫敦邊界車程約五小時的康瓦爾也是到處都有好喝的咖啡。在這個國家,無論再怎麼偏僻的鄉下都可以喝到好咖啡。

事實上,在英國,普通咖啡的消費量 40 年來首次超過即溶咖啡。 而精品咖啡業界的規模也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連帶著咖啡師的技術提升,咖啡店的品質也有所提高。

另外,咖啡生產者也開始會善加利用自己的來源和個性,有些生產者也出現了忠實擁護者。我認為咖啡逐漸擺脫了只是一種商品的趨勢,是非常正面且美好的。」

本來進步就會伴隨著淘汰。隨著烘豆師之間競爭的越來越激烈,每個烘豆師都需要將自己的個性定位變得更加明確。

「我們的目標是隨時提供會令人感到雀躍的獨特咖啡。雖然也會販售接受度高的咖啡,但那已經是大多數的烘豆師在做的事。

當人們喝著刺激而獨特的咖啡時,他們會追溯自己的記憶,用至今為止品嚐過的水果來表達那個味道。在與記憶連結的同時,會激起他們想和他人傳達和分享這種體驗的想法。我認為在成為大人之後,還能夠體驗從未品嚐過的味道是非常珍貴的。可以擴展「美味」概念的獨特咖啡,是一個與人產生連結時很好的契機。

採購生豆最重要的,就是盡可能地品嚐。我們每年都會品嚐上千種咖啡,接觸的咖啡越多,就有越多新發現,也更能夠強烈感受到獨特的咖啡有多珍貴。

在烘焙團隊中,我們的目標是重視咖啡豆的個性,了解其獨特之處以及為什麼這個咖啡有品嚐的價值,並將這些傳達給客人。我們共同合作分析出烘焙的方式,認為越是互相交流意見,就越能夠做出令人產生共鳴的咖啡。

Kiss the Hippo不只有傾聽公司內部成員的聲音,更透過客服部門盡可能接觸顧客,了解他們有興趣的對象,並將其反映在商品開發上。

「我每週都會以個人身份和客人交換意見,討論最近喜歡的咖啡和萃取方法,但我的理想是作為好咖啡的共同研究者,和顧客有所交流。

我們想做的不是具有Kiss the Hippo特色的咖啡。因為如果能夠遇到令人雀躍的咖啡,咖啡師也自然會想要分享那樣的咖啡,而品嚐過的客人也一定會想要和誰分享,這樣「雀躍的心情」是藉由人與人之間傳播的。事實上,客人來信中所提到的咖啡、以及客人介紹給朋友的咖啡,大多是個性比較鮮明強烈的。」

Spacer

「包羅萬象」咖啡的世界

Joshua自從15歲開始在咖啡店工作後,已經過了20年。其間雖然在大學學了都市開發和國際關係,但和咖啡的緣分卻從來沒有中斷過。

「起初我喜歡咖啡店是因為它在社群中具有核心的功能,然而在那之後,我對咖啡一直保持興趣的原因,是因為它是一種非常有趣的「媒介」。

從食品科學、貿易、農業、咖啡店經營、HR 到行銷,咖啡可以涉足各式各樣的領域。我自己也從咖啡店開始,然後經歷烘焙和生豆的採購,現在則是從事經營管理烘豆師的工作。像這樣的「包羅萬象」正是咖啡的魅力所在。

Joshua在前一個任職的咖啡公司裏負責生豆的採購,並長年在國外出差。雖然生活充實且可以體會到直接與生產者接觸的樂趣,但在過了四年這樣的日子後,某天突然發現自己1年之中有一半的時間都睡在飯店裡。

為了讓自己的私生活也過得充實,Joshua考慮稍微遠離這樣的生活模式。此時邀請他「要不要來我這工作?」的,就是Kiss the Hippo的老闆。

「我決定加入Kiss the Hippo的原因,是覺得在商業的框架下致力於實現永續發展很酷。從加入到現在已經過了3年,Kiss the Hippo的每個人都以相同的共識及相似的信念一起工作,我想這也是我們作為一個組織的強大之處吧。」

對有著強烈當事人意識的Joshua來說,Kiss the Hippo是讓他最接近解決問題的「方法」吧。

「比起我生長的加拿大,在英國很少見到自然環境,在日常生活中也幾乎無法接觸到大自然。正因為如此更讓我產生責任感,認為我們必須更注重友善環境。失去大自然的世界會變得如何,也是總有一天我們不得不面對的現實。生活在這個到處都在都市化的國家,讓我切身體會到這不是一個可以永續發展的狀況,進而更強化了我的危機意識。」

現在Kiss the Hippo藉由直接貿易,以高於公平貿易至少2倍以上的價格向生產者購買咖啡,實踐了「更公平的貿易」。儘管如此,Joshua依舊警示「對咖啡生產者來說接下來的20年將會是一個艱難的時代」。

「對他們來說重要的是建構出一個更公平的系統,即使在度過了氣候變化的危機之後,咖啡也能繼續存在於這個世界。我們不應該讓他們首當其衝,而是應該分擔痛苦,一起尋找解決方法。」

MY FAVORITE COFFEE讓人生更加精彩的「我的一杯」

我認為最好喝的咖啡是在莊園和生產者一起品嚐的咖啡。如果是在日常生活中的話,我也很喜歡早上在家裡花時間慢慢喝的咖啡。我家時常充滿著烘豆師朋友烘的咖啡香,不僅僅是味道好喝,藉此體驗到他們的工作精神更是一件美好的事,很高興世界上有這麼多烘豆師。

Spacer
Find Roasters!

寻找您附近的烘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