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 Coffee Roasters 袁慧蓉

Origin Coffee Roasters

袁慧蓉

敏銳地感覺到「咖啡通曉人生」並與「世界」連接

Origin Coffee Roasters(以下簡稱Origin Coffee)於2004年在英國康瓦爾創業,現在在康瓦爾有3家咖啡店,在倫敦也有3家,共計6家咖啡店。Origin Coffee作為先鋒引領了特色咖啡行業,現在擔任咖啡部門負責人的是來自台灣的Freda yuan(袁慧蓉)。我們採訪了擁有出色的杯測技巧,Origin Coffee的掌門人袁慧蓉,詢問了她的秘訣以及想要實現的願景。

珍惜現在這一瞬間

2017年、2018年、2020年UK Cup Tasters(英國咖啡品嚐錦標賽)獲得冠軍。2017年在World Cup Tasters Championship(世界咖啡品嚐錦標賽)獲得第三名。2019年在咖啡杯測師大賽上取得傲人成績的袁慧蓉通過獵頭跳槽到Origin Coffee,並擔任咖啡部門的負責人。

「我的角色就像是餐廳主廚一樣。從咖啡豆的收購開始,一直到維持與生產方之間的良好夥伴關係、杯測咖啡、確認咖啡廳所提供的所有咖啡的品質、以及培養咖啡師等等,為了提供美味可口的咖啡,所需要的過程全部都有參與。」

雖然「Origin Coffee是自由裁量權非常大的組織」,但袁慧蓉深受其他人信賴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我是將冥想、瑜珈、禪等理念融入日常生活的精神主義者。一看之下這些與咖啡沒有任何的關聯性,但是實際上卻有著很深的聯繫。

瑜珈,是理解自己能做到的事情,為了統一心靈而做的修行訓練。不要因為自己做的不好、或者現在還做不到就給自己設下限制,接受現在的狀態,相信自己有一天能夠做到,並且耐心地面對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以這樣的心態堅持的鍛鍊幾年,就能擺出以前覺得不可能做到的各種姿態。

咖啡也是一樣。有時候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會覺得自己能力不足所以做不到,但是通過瑜珈我得到了啟發,我明白了必須放棄覺得自己不行的這種想法。訓練得越多,成功的機率就越高。即使是參加比賽,也沒有輸贏的分別,只要能夠想著順其自然,就不會有多餘的擔心,能夠以最放鬆的狀態去做任何事情。」

「珍惜現在這一瞬間」,袁慧蓉有這樣的座右銘,是因為她曾經罹患過憂鬱症,而且作為其副作用也得過暴食症,經常吃完就吐。嘔吐的時候,從胃裡逆流而來的胃酸損傷了舌頭的味覺感知,導致她品嚐不出咖啡的味道。

「之所以停止繼續傷害自己,從憂鬱症和暴食症中恢復過來,是因為想喝好喝的咖啡、想泡好喝的咖啡,想提高自己的能力……逐漸的,這樣的想法就轉移到咖啡上。」

當時,袁慧蓉在每天供應1600杯咖啡的咖啡店擔任咖啡師,過著十分忙碌的日子,在持續工作的過程當中,心情逐漸變得不那麼從蓉了,關於她「總有一天我要開一家咖啡店,我要當咖啡師」的熱情也漸漸的淡薄了,但這是一個對她而言可以不去想多於事情,可以專注於當下的最佳環境。

從此以後,袁慧蓉開始從精神的角度去思考並學習人生,並且逐漸體會到了「存在於當下」的生活方式。

「磨練五感或者超越五感的感官來感受各種各樣的東西。假設你在一家咖啡店,不僅僅是味覺和嗅覺、空調的聲音和其他顧客的對話、杯子的觸感等等,從周圍環境感受到的一切都可以包含在咖啡的味道之中,如果能將意識集中於此,就能與咖啡融合在一起。

感受不到咖啡的味道,是因為平時沒有仔細品嚐自己所吃的食物。無論吃什麼的時候,都不應該是單純地吃,而是去分析味道,找出與咖啡的共同點,並保存在記憶之中。然後在品嚐咖啡的時候,將其與記憶聯繫起來。如果能夠敏銳地感覺到自己在這個地方存在的瞬間,不僅能夠品嚐到更多的味道,也能更好好地享受人生。」

Spacer

不知道就不會行動的理由

加入Origin Coffee之後,袁慧蓉作為生咖啡豆買家,僅僅2019年就去了10多個國家。自從發生新冠肺炎災難後,雖然中斷了對於生產地的探訪,她說:通過親眼目睹和切身感受產地的狀況,可以察覺所產生的變化。

「Origin Coffee有一定的判斷標準,根據農場和設施中生產者的工作情況來判斷是否能夠一起合作。因為有出口商的牽線,找到新的生產者比較容易,但要維持長期的合作關係卻非常的困難。雖然有些生產者已經和我們一起合作了十年以上,我們之後的目標是和所有的生產者建立長期合作的關係。

為此,我非常重視的是,一定要和生產者交談,瞭解他們對於工作的想法、價值觀和人性。比如說,必須要有一雙明亮的眼睛,可以分辨出對方是只會說空話的人,還是說會說到並認真去做到的人。確實有些人嘴上說:『我什麼都能做到,袁慧蓉您說的話,我一定去做』,結果卻是什麼都不做。

無論是生產者,或者是出口商,我們都想和持有同樣價值觀的人成為合作夥伴。對方有沒有解決問題並好好合作的態度呢?如果有必要,能不能進行嚴肅而真誠的對話呢?因為有這種創業精神的人,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有努力做好並負責的氣概。」

與所有的生產者建立長期的關係,這是Origin coffee自創業以來一直所傳承下來的理念。與此同時,這也是袁慧蓉自身必須完成的任務。

「咖啡農民的月收入在盧安達只有6美金,在衣索比亞只有12美金。這些錢很可能都被供應鏈中的人拿走了,所以農民得到的報酬非常低。

但這並不是說只要給錢就可以了。他們可能連銀行帳戶都沒有,就算給他們錢,他們也會馬上花掉。你需要走進當地那些社區,與當地的非政府組織以及慈善機構合作,去瞭解他們真正需要的究竟是什麼。

支持他們是我動力的源泉。在我們享受美味咖啡的過程背後,有著不遺餘力的生產者,這一點,我們要與負責批發的經理和咖啡店員一起共同努力繼續宣傳。我認為,無論生產者是否瞭解我們的活動,支持他們才是最重要的。」

Spacer

創業到現在17年,Origin Coffee聚集了一批具有創業精神和專業性的人才,組成了一個專業團隊,每年要採購的生咖啡豆數量達到了18~20個集裝箱。

「我們的銷售能力越提高,從生產者那裡購買的數量就越多,生產者的收入也就越高。我最大的目標是:總有一天,為咖啡生產者和需要幫助的人建立一個社會福利項目,提高他們的生活水準。我是通過給予他人而感到幸福的人。我想把愛給大家。

當然,每個國家的情況都不一樣。如果他們已經賺了很多的錢,就沒有必要為他們挖水井,也沒有必要為它們建立學校。

但是非洲的生產者需要這些支援,他們連柏油路都沒有,到處充滿了垃圾。看到了這樣的現實,讓人切實地感受到我們處在一個各方面都非常優越的特權階級,所以,不行動的理由在哪呢? 我不知道。

多年來,我們與生產者一起合作,克服了新冠肺炎災害以及巴西霜凍災害等等各種困難。只有在互相理解、互相協助、共同克服困難的時候,才能感受到更大的喜悅,所以我非常喜歡這份工作。但有些烘焙師雖然嘴上說著『為了支援生產者而購買生咖啡豆』,卻只從進口商單次購買生咖啡豆,這點讓我感到很心痛。」

袁慧蓉的字典裡肯定不存在「事不關己」這個詞語。袁慧蓉經歷了各式各樣的事情,甚至達到了患上了心理疾病的程度,是咖啡賦予了她生存的意義。

「訪問生產地的時候,會看到各式各樣的景色。和人們對話的時候,就會去努力瞭解他們想要什麼,或者需要什麼。越是這種時候,『珍惜現在這一瞬間』的精神就越能發揮作用。」

文:中道 達也

Spacer

MY FAVORITE COFFEE讓人生更加精彩的「我的一杯」

在生產地親自購買的咖啡豆到達之後馬上進行烘焙,然後在自己公司的咖啡店裡沖煮咖啡,如果這杯咖啡非常美味,這是我最幸福的一刻。因為能夠感覺到我能表現出了生產者努力的美好瞬間。現在每週都會推出全新的咖啡,所以每週都能品嚐到這種感覺。

Spacer
Find Roasters!

寻找您附近的烘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