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ans on Fire Maria Hernandez

The Beans on Fire

Maria Hernandez

「無既定形式」自“分享”而擴展的自由世界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01

咖啡就像是爵士樂的演奏。這樣概念是來自於The Beans on Fire,一間在法國巴黎展開具獨特性事業的咖啡公司。他們是以「Collaborative Roaster」之稱的共享烘焙事業為主軸。目前,一共有27位烘焙師共享他們公司的共享烘焙空間,進行生豆的烘焙。

The Beans on Fire所觸及的業務範圍非常多元。除了自家烘焙的咖啡批發・零售之餘,更著手營運2間位於巴黎的咖啡廳,在此同時,亦以對精品咖啡業界有興趣的族群為對象,舉辦學習烘焙技術的實踐講座。

與Andrés Hoyos-Gomez一同打造The Beans on Fire的,正是來自哥倫比亞的Maria Hernandez。我們探訪了與公司理念重疊的Maria的生存之道。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02

為了推廣美味的咖啡

開在巴黎的2間The Beans on Fire咖啡廳,在外觀上有著顯著的特徵。2間咖啡廳不但有著相同的logo,仔細觀察的話,更可以發現到門與牆壁的形狀亦頗為相似,然而,印入眼簾的外牆顏色卻是大相徑庭。外牆的顏色,可以看到摻雜著綠意的雅緻黑色以及鮮豔紅色。一眼看過去雖像是雜亂無章的顏色配置,然而在那樣的配色之中,卻蘊藏著Maria與Andrés的真正意圖。

「確實我們在企業色彩上,使用了紅、黑、白3種顏色。構成本質元素的『紅』,顯示出似火般的能量;而簡單容易識別的『黑與白』,象徵的是自生豆到一杯咖啡的透明產銷過程。除此之外,我們並沒有決定任何顏色。因此,倘若將來要開設第3間店會用什麼顏色,我們也還沒有想法。Andrés也提到:『沒有明確的代表顏色,才是我們的企業象徵。』能夠成為任何色彩,正是我們的個性本質。」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03

這不單只是牆壁的顏色。在那樣的顏色背後,還可以看見The Beans on Fire所透露出的哲學。 

「我們一直都將打造一個開放空間的目標放在心上。也就是即便在冬季也會打開窗門。設計出客人方便移動的動線,以及能夠自由地選擇喜歡的座位之配置……。這些全部都是針對聚集於店裡的客人,為了促進他們彼此間能夠自發性地交流所做的努力。

在新冠肺炎之前,我們擺了一張大桌子在店裡,如果有誰坐在面前的話,至少都會互相打聲招呼。當然除此之外,自己不想提的也就無須多言,雖然只是一句寒暄,當場的氛圍即有所不同。」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04

這是個亦適用於The Beans on Fire共享烘焙空間的想法。在烘焙空間中,我們並不針對想要集中作業的個人去設置獨立空間,而是準備了能讓彼此溝通談話的桌子。

「我們自己本身,也喜歡在使用共享烘焙服務的烘焙師的店舖,或是在客戶公司等各式場所工作,為了提高創造性,增加與他人交流的機會也是非常重要的。」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05

目前共有27間企業的烘焙師,一起使用共享烘焙空間的服務。當中除了有經營著數間店舖的烘焙師,也有為了在行銷等方面投資而故意不設置店鋪的烘焙師。不過,絕大部分的烘焙師,還是以將來獨立為目標。2〜3年在使用服務的過程中,同時培育事業,於獨立有望之際,購買烘焙機開店,這樣的模式逐漸成為主流。對他們而言,「能夠降低初期投資經費,便能減少經營危機」是最重要的優勢。 

「傳統的咖啡市場十分可觀。一個人在剛經營一間小公司時,能帶給業界的衝擊也是程度有限。只要增加從事精品咖啡的分母,便自然而然地能使精品咖啡的知名度上升,增加消費量。

這樣的動向若能擴展,精品咖啡便能趨向民主化。也就是說,每個人都能輕易地品嚐到美味咖啡的世界終將成為現實。因此,幫助想要從事精品咖啡事業的人們,便是一條通往目標的捷徑。」 

Spacer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06

重要的是從爵士樂中學習

The Beans on Fire的商業模式,據說是自爵士樂得到的啟發。

Andrés的太太,是一位有名的音樂家。過去經常在她家研擬事業計畫的Andrés和Maria,就是自她和團員的即興演奏上獲得了靈感。

 「他們並非演奏固定的旋律,而是不斷地希望能創作出新的音樂。團員們各個技巧純熟,彼此在傾聽各自樂器聲音的同時,亦編排自己的演奏內容。為了創造出更好音樂,爵士的方法倒是有些與咖啡相通的地方。栽培生豆者、出口者、烘焙者、萃取者,都是在全神貫注下掌握彼此的工作內容,發揮各自的功能,進而創造出美味的咖啡。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07

The Beans on Fire,就像是音樂工作室。在共享烘焙空間裡,能夠在喜歡的時間點進行烘焙,也能有機會接觸到來自各個產地、以各種方法烘焙而成的咖啡。那樣的空間,同時也是彼此切磋學習,相互成長的空間。

不要止足於狹隘世界裡,執著於一個想法,而是反覆地挑戰、實驗,持續探求。這樣的我一直提醒自己,勿忘自音樂家身上所學習到的“將失敗視為創作出美好音樂的食糧”之精神。這樣的爵士樂概念,也成了我人生的基石。

話雖如此,也要有基礎才能夠成立。知悉理論、鞏固根基,方才能開始運用,這個概念亦適用於爵士樂、學習、烘焙等方面。

我自己本身在銀行5~6年任職的經驗,就是這一類的例子。我在銀行所獲得的最高財富,就是在效率工作下所學習到的時間管理術和自律方式,以及管理團隊的方法。我也教導了4歲的女兒,在靠一己之力探索家以外世界的同時,所應遵循的法則。」

Spacer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08

剪不斷的思念

對於從小在哥倫比亞生長的Maria而言,咖啡是近在咫尺的存在。這是因為父親在創業後,就一直從事著咖啡生產的工作。

和許多父母一樣,Maria的父親雖期望孩子們能夠繼承農園,不過Maria卻從小就懷抱著「到法國學習法語」的夢想。雖然她能夠理解父親的心情,然而不去挑戰夢想就這樣結束人生的話,對當時的她而言根本無法想像。

當時Maria和父親約定好只要從哥倫比亞的學校畢業,就可以去任何喜歡的地方。而在研究所畢業典禮當天,Maria便迫不及待地買了機票,飛到法國。那是在2007年,Maria23歲時候的事了。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09

Maria在巴黎的哥倫比亞大使館工作半年後,便在研究所取得國際企業的碩士學位。後來因為希望從事更有創造性及節奏感的工作,因此進到銀行任職。人生一路走來,每一項都是由自己選擇爭取而來的Maria,在26歲時終於下定決心請求父親:「請讓我繼承農園。」

「這個農園是父親的喔。我沒有打算做這份工作。因為我想自己開拓自己的人生。」 

 「我知道了。如果這是妳的決定的話。」

這樣回應Maria的父親看起來神情有些悲傷,不過Maria的意志堅定,絲毫不受到動搖。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10

然而,在銀行日復一日長時間持續面對電腦的工作環境下,使得Maria越來越無法獲得滿足。

當時,自縫隙悄然進入Maria內心的,便是在故鄉生活的記憶。那是一個在咖啡農園恣意奔跑的童年。以及,那個向父親表明「不想繼承農園」的日子……。

對於飛離母國遠渡法國的自身選擇,Maria並未感到後悔。然而,她的父親在知道包含Maria在內的3個孩子都沒有繼承農園的意願後,便將農園賣了。「既然是父親所決定的事,看來也沒什麼轉圜的餘地」,Maria雖然接受了這個現實,不過在內心深處所留下的痂,卻久久未能化開。

對於故鄉及父親無法切斷的思念,不禁促使Maria追尋起雖身在法國生活,但仍同時保有與母國連結的方法。而這麼一來,答案也只會剩下一種。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11

因此Maria離開了任職5~6年的銀行,以巴黎第一間精品咖啡聽「La Caféothèque」為起點,投入咖啡的世界。

「我希望能做一些與哥倫比亞的咖啡生產者密切相關的工作,而不是成為隨處可見的存在……,那時的我,充滿著這樣的熱情與動力。只是,具體而言要往什麼方向邁進,當下還摸不著頭緒。」

Spacer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12

不僅是一己之事業

這樣的Maria,在那之後邂逅了Andrés。在McKinsey & Company任職20年以上,身居戰略顧問職位的Andrés,即便在面對“中年危機”時,仍重新檢視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一度離開顧問的世界,在踏上尋訪咖啡生產地旅程的同時,琢磨對於事業的構想。 

「在La Caféothèque遇見的人們,無一不訴說著『想開一間精品咖啡的烘焙所』、『希望從事精品咖啡的貿易』等諸如此類的夢想。
然而在那當中,只有Andrés和其人不一樣。他說:『在創立事業前,首先需傾聽他人的想法,聽聽看需要些什麼。因為這不只是我們的事業。』就這樣,我被他的想法打動了。」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13

Andrés在La Caféothèque習得咖啡相關知識後,又花了2個月的時間踏上旅程,到訪了全世界的烘焙廠、共享烘焙所、咖啡廳等等地方。這是目前精品咖啡業界所欠缺的,也就是調查市場需求。

「在Andrés實際走訪各地後,觀察到大多數的人都有著共享烘焙的需求。目前的咖啡業界,彼此分享知識的成長空間,以及實驗空間仍顯不足。因此我們希望由自己打造這樣的空間,開始透過The Beans on Fire付諸行動。」

雖然Maria和Andrés確信這樣新的共享烘焙事業會成功,不過第一年的使用者僅僅3人,第二年也只成長至5人。不過,令這項持續維持低靡人數的生意展露頭角的契機,正是新冠肺炎。

「我想做的,是更加合乎情理的工作,不光只是動腦更要動手,因此毅然決然地辭掉工作。新冠肺炎後,開始在我們的空間烘焙的夥伴也一口氣增加。目前,則是每天都會有人發訊息過來,提到:『希望可以在你們那裡進行烘焙。』」

Spacer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14

はじめて取引したコロンビアの生産者・Arnulfo Botina

精神將永續長存

運作著The Beans on Fire整體事業的Maria,她的最大任務就是透過採購生豆,進而促進母國的發展。現在,能夠進行直接貿易的生豆貿易商,僅限哥倫比亞國內企業。創業以來,都能持續自相同的生產者以同樣價格採購咖啡,這是因為他們與這些生產者們,一直以來都維持著長期合作的關係。

「我們聚焦於3個有往來的地區,是因為期許透過集中資源,為相關社區帶來一些影響。如此希望從事貼近母國・哥倫比亞生意的想法,其實一直存在於我們的事業根基。」

當中的一個地區位於南部的納里尼奧省,貧窮的小規模生產者佔了大半。在海拔1,800公尺的火山周圍一帶,廣布著咖啡農園,風土氣候受到眷顧,因而誕生出優良的咖啡。然而,約莫有一段長達20年的期間,治安相當惡化,國外的買家變得不太敢靠近這個區域。

「當地的生產者若想要自行賣出咖啡也有一定難度,長年以來,他們被收購的咖啡價格,一直都和品質不成比例。我們目前,與納里尼奧省的24個家族合作,以適切的價格購買他們的咖啡。」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15

然而,以社區發展為職志的Maria等人的投入,並不止步於持續性地購買咖啡。其中,還有對於地區孩子們的教育投資。

許多年輕人選擇到都市去發展,同時還要面臨生產者的高齡化以及後繼者不足的煩惱。為了解決這樣的地區課題,Maria等人每年都會與工程師一起到地區參訪,提供1星期能夠學習機器人工學的課程。

「我們透過能讓人們以更簡單、可信度更高的作業方法等內容,進行教學。例如,以往會在筆記上記錄濕度、密度、雨量等簡單數據諸如此類的作業,現今則是可以運用機器人取而代之。

對於管理、提升咖啡的品質部分,機器人能夠發揮貢獻。透過這樣的內容傳達,便能找出以咖啡維持生計的可能性,並且希望藉此增加願意繼承農園的年輕生產者。即便參與的人數不是那麼多,依然能夠在他們確實產生變化的生活當中看到價值。為了改善各個家庭的生活環境,和當地的人們一起推動計畫十分具有意義,納里尼奧省的廁所及水道等基本生活所需之基礎設施,也漸漸地獲得整頓。」

フランスのロースター:The Beans on Fire16

Maria離開哥倫比亞後,約過了15年。賣掉咖啡農園的父親,也早已和咖啡業界沒有了關連。儘管如此,據說Maria的父親對於各自建構職業經歷的孩子們,仍是眼中充滿慈愛,守護著他們的成長。

我們兄弟姐妹三人,都因為不想讓父親失望,因此當時並沒有馬上得出結論。不過到最後,大家希望開拓自己道路的心情還是略勝一籌。現在和父親及3個兄弟姐妹回顧過去,皆一致認為當時各自都已做出最好的決定。

話雖如此,父親當時對於我們的選擇,應該還是無法由衷地感到高興。儘管如此,我也未曾見過父親有任何使我們產生罪惡感之意。

想必父親一定感受到,我是以真摯的態度在面對他。不僅如此,相信父親也理解到我想要憑一己之力,拓展自己道路的堅強意志。『父母的期望,對孩子而言不見得是通往幸福的最佳選擇。重要的是,孩子自己是否過得幸福。』就像父親教會我的為人父母應有樣態,我也希望以這樣的方式對待自己的女兒。」知道自己的女兒開始從事與咖啡和哥倫比亞相關工作時,Maria的父親的喜悅之情肯定無法言喻。就像親子的關係沒有固定樣式般,不論是烘焙或是生意,亦沒有既定的成功模式。Maria自父親所承繼的「尊重對方意願,支持迎向挑戰」之精神,想必今後也會在齊聚於The Beans on Fire的夥伴間擴散開來。

撰文:中道 達也
照片:Anael Rouiller

MY FAVORITE COFFEE讓人生更加精彩的「我的一杯」

我最愛的咖啡,是回到哥倫比亞的老家時,早晨與父親一同共飲的一杯。雖然父親平時都將家事全部交給母親打理,不過他都會在我回家時特別早起,開心地為我沖泡咖啡。咖啡的品質雖然不是特別優良,不過兩人一起欣賞日出景致一邊啜飲的咖啡,堪稱絕品。

Spacer
Find Roasters!

寻找您附近的烘豆師